莫啊瑶啊摇

我所挚爱的终将离我而去

鼋凤匮湖之地(四)


无锡单人向走起



我爸在客厅看电视剧的背景音乐有点伤感就想写了




又名:圣诞节那天早上无锡去哪



*我最近没出去,只是刚放开的一段时间后出去过一次,所以有不对的地方请指出,谢谢



————————


时间:6:30a.m.


地点:无锡卧室




无锡关掉了闹铃,拉开窗帘,迷迷糊糊换好衣服,洗脸刷牙



六点的天空还带着灰蒙蒙的颜色,透过薄纱照进房间,无锡翻着手机确定今天的行程,随后理好乱发,带好围巾,在门口拿了个KN95口罩戴好,趁着大家还没起,匆匆离开了家



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无锡感觉异常寒冷,口袋里的暖宝宝是那对抗寒冷的唯一力量,却没能驱赶寒冷反而险些被吞没



这条街从来没这么冷清过,即便是 疫‖情 期间也没有,无锡记得,从五点半左右这条街就陆陆续续会有人一直到晚上十点半左右,可以算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繁华与热闹伴随着



惋惜归惋惜,但他今天不是来看路况的,他是去检查药品发放情况的



来到目的地,有人正井然有序的从大卡车上把药物运下来,然后搬进药店



无锡没有打扰,只是默默站着一旁看



太阳已经出来了,街上的阴影被撕开一道裂口,有温暖的阳光填进来



无锡还是站在阴影里,他看着搬运药物的工作人员站在阳光里,很耀眼



街上陆陆续续来了买药的居民,无锡为他们让开一条路,就这么看着



居民们笑着买药然后打电话通知家人或是拍照片发到群里提醒大家买



有位小哥看无锡突然打了个喷嚏,关切地问:“您没事吧?”



无锡笑着摆摆手:“没事,不过是家里的弟弟妹妹惦记罢了”



“您还是吃点感冒药吧”



“啊,我没阳啊?”



“以防万一嘛! 感冒药现在是万能的! ”



“什么歪理啊!无锡发布辟谣不够吗! ”



最后给那人塞了几本新冠注意事项手册以后,无锡原路返回



想起居民们买到药高兴的样子,无锡哼着歌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感觉今天也没有那么冷嘛


















【浙苏】年少


短打





——————



初中三的一切总是显得那么静谧美好,忙碌学习穿插着短暂快乐的时刻



午饭后的十分钟是属于自由的,同学们坐在一起聊着天,讨论着即将到来的月考亦或是刚离开的运动会



运动会给了少年们大放异彩尽情展示自己的舞台,同时留下了不少珍贵的合影



随着班主任走进教室,班里安静下来,班主任没拿书只是站在讲台旁边带着淡淡的微笑



待所有人安静下来后开口:学校要求布置外墙,我贴了一些照片在外面,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



班里的同学无人动弹 ,默默写起了课堂作业



班主任似想起了什么, 又补充了一句:哦,外面有一张运动会的时候我拍的浙看着苏的照片



此话一出,半个班学生涌出去,围着那张照片讨论起来



耀眼的阳光下刚刚跑完项目的苏坐在紫藤树架下的长椅上,一只手撑着椅子,一只手握着浙递给他的矿泉水,浙靠着栏杆就这么看着苏,正在休息的苏看着赛场上比赛的同学,对浙看着他此事一无所知



…………



没离开教室的苏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后的浙,浙笑的很爽朗,完全就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



出去的沪回来了,胳膊搭在浙肩膀上,调侃道,没想到浙学霸有这种爱好啊




浙拍掉沪的手,沪又笑了几声,坐回了苏旁边自己的座位,又和苏开起了玩笑,被苏并不太友善的眼神瞪了一下就安静了



放学时,浙和苏像以往一样并肩走着,暗橙色的夕阳拉出两人的影幕,浙看着比他矮一个头还多的苏没有说话



快出校门门的时候苏冲到浙前面,笑着问他:浙学霸那张照片,恐怕你在女生中的人设要翻了哦,有什么感想吗?




浙也笑了,快步跟上,牵住他的手趁着




年少,总要放纵一次吧




他们在夕阳下相拥




——the end

鼋凤匮湖之地(三)


为什么班主任一问事就喜欢找我呢(扶额)


因为懒,我在班里没有担任任何一个职务


怎么就能想起来找我(懵)





——————




经开是现在家里唯一一个 坚持每天去市政府上班的(虽然就算没有疫情别的意识体也是去自己的区政府上班),美名其曰工作,实际上就是去吃糖。




无锡喜欢吃甜食,比如说水果糖什么的,但是市面上的糖他几乎都吃过一遍, 有的味道还好,有的太假,又有的甚至让他怀疑市生,思来想去无锡决定自己做。




从第一部步准备材料到最后一步包装放入罐子每一 步 他都是自己做的亲手干的,成品色泽很好,颜值很高,味道嘛……



江阴是第一个吃到的, 没有原因只是单纯路过就被抓进厨。江阴不敢吃,他怕无锡看不惯他往糖里下了毒。



在无锡的威逼利诱下,江阴还是吃了。味道很好,比他吃过的任何一款都好吃, 他想再吃一颗, 拿了还没递到嘴边,宜兴不知道什么时候闪现过来并抢走了这颗糖,确实不错。



无锡把糖装进提前准备好的罐子,在他俩面前晃晃,想吃吗?好好工作就行。



梁溪接手工作的时候,滨湖是这么向他介绍的,这个糖罐是压榨你劳动力的罪魁祸首,好好干,糖很好吃的,小家伙。



惠山也有很认真实在的介绍,这糖的味道你可能记不了一个月,但是为了吃到这一颗糖的工作量会让你记半年。



南长崇安北塘三位留下的信里也有提到糖,糖罐里的糖反射着刺眼的灯光,闪耀着商人的奸诈狡猾。



梁溪不以为然,就一颗糖而已……



三年后的他向经开讲这个糖的时候,经开反驳道,我看家主人很好的。



梁溪愣了一下,微笑着回复,希望几年后的你还是这么说的。




当然,几年后的经开还是这么说的,不过加了一句,发糖的时候例外。




糖罐子放在市政府,无锡办公室的某柜子里,可能是个星星形的,可能是个球形的,里面装的就是糖。



不过柜子被锁了起来,钥匙的唯一拥有者是无锡。



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吃到这糖最多的不是经开,而是梁溪



梁溪有时候开玩笑:我劝家主雨露均沾,可是家主不肯啊



然后转身吐槽为了吃颗糖,他自己现在都不知道拿了多少荣誉奖项之类的



…………



然而,放开的太突然



无锡也没想到工作突然变成了线上,第一天他觉得没什么问题,第二天当他把压力给到别人闲下来之后,他才意识到……



我糖罐呢?



…………



“这就是为什么经开要冒着风险去市政府上班的原因?”滨湖险些呛着



梁溪点点头“他这么说的”



“所以……”滨湖放下茶杯“你觉得合理?”



惠山低着头思考了一会“那他为什么不把糖罐带回来?”



锡山想到了什么,差点笑出声“这不是梁溪那句话”



“哪句”梁溪表示自己不记得



新吴在旁边轻轻笑了两声“我劝家主雨露均沾……”



“闭嘴啊”




…………









圣诞节不过是用来摆烂的吗?


虽迟但到


*纯娱乐,无地域黑




——————




屈起的指关节轻轻落在门上,一阵寂静后又是一下,一个标准的江南美人站着在门前微微皱眉“哥?你起了吗?”



没人回答,倒是隔壁的人开了门”几点了,就在这喊……”



同样是江南美人,不过有点起床气,就这么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站在口看



“七点,不早了,昨天专门让我早点喊他起来,说要去逛逛”又敲了几下门“还有,滨湖,既然你那么闲,就去做早饭”



被点名的意识体不满地瞥了他一眼, 回了房间



继续不厌其烦地敲门, 面前这间依旧安静,但是隔壁房间又传来了声音“市中心起这么早怎么不去做饭啊?”懒得回答,倒是不知道哪位被吵醒,帮他答了



“也不知道是起太早还是睡太晚了”哦,是惠山回答的好,下次别回答了



滨湖换好衣服出来,惠山端着水杯上楼时看了一眼“滨湖,你这……一如既往的高级……”惠山很好奇滨湖穿衣服真的不麻烦吗,在他印象里和滨湖共事没几年滨湖的穿搭风格就逐渐离谱跑偏,好看是真的,浮夸也是有的



“谢谢”滨湖挥挥手,然后又和之前一样继续站着



惠山回了房,梁溪滨湖一起站在门口,这是无锡房间“不进去? ”滨湖挑眉,梁溪打算再敲一次门的手愣在半空。



他也想,以前就这么干的,但是他看到过一些不该看的后 ,就养成了要敲门的好习惯



滨湖不再搭理他,自己下楼,进厨房做早饭去了。



家里又安静了十分钟,差不多大家都醒了经开高高兴兴冲下楼:“圣诞快乐,姐!”



“圣诞快乐,经开”滨湖笑了笑,其实他们家不过这个节日的,但是人们喜欢过,所以染上了一抹喜庆



另一边楼上也很热闹,惠山跟一起站在锡山房间门口的新吴讲了自己的想法,然后便拿着喇叭在门口喊起来锡山区意识体起床啦!再不起来羊就来啦!”



只是这一声,不出半分钟,就出来一个脸色很差的人。锡山满脸微笑看着惠山,两个人边打边闹下了楼



只有新吴注意到近乎颓废了的梁溪捂着脸在无锡房门前,“怎么了?”新吴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无锡他”梁溪无语"以后再答应喊他起床我就不是梁溪”



江阴路过“某锡不会还没起吧? ”



…………



很好,滨湖上来的时候就看见四个人在这站着“哟,一个个跟梁溪一样闲?”



在梁溪的白眼与解释下,滨湖亲自敲了敲门,确实没声音



宜兴仔细思考了一下“他是不是不在房间里?”



滨湖觉得可能很大,便大了些声"家主?你再不开门我破门进去了!”



周围几个人明显被吓到



滨湖叹口气,匆匆下楼拿了个东西又上楼



底下的惠山锡山就看着她上上下下,经开往嘴里塞了半个还热乎的鸡蛋,灌了口牛奶,也跟着上楼



本以为是什么破门的工具,宜兴还想劝劝, 然而滨湖淡定地用钥匙打开了门然后,装作满脸震惊地问周围人“你们不会以为我要破门吧?”



梁溪语塞“别说用工具破门了,你直接把门踹开我都信……”



滨湖回头装伤心“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



出于安慰滨湖,梁溪摇摇头“可能比这个还可怕”“一边去,不会说话就闭嘴”



新吴隔开他俩“你俩别吵了”



经开挤了进来“拜托,滨湖姐很温柔的!”



梁溪倒吸一口凉气看向旁边的新吴



新吴选择性避开他的目光……



看向另外两人,宜兴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去过了,嘴里叼着个吐司,手里拿着杯牛奶,有些含糊不清地回答“滨湖人不错啊,梁溪人也很好啊”江阴跟着点头算是认同了



惠山看他们几个一直在上面也上楼看热闹“搁这当门神呢?也用不着这么多?让锡山一个人站着就行,再不吃都凉了,宣传节约粮食从自己做起”



锡山上来把他拉回去吃饭,又催促几个人快点,惠山一边不满的叫,一边掏出手机给几人截了个图“有你们黑料了,以后可都安分点吧……我吃不下了,别往我碗里放了……”



惠山把锡山夹给他的荷包蛋又还了回去,锡山也不管他什么想法,强行给他放碗里“刚刚还说的节约粮食呢?”惠山有些气愤,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冲着楼上喊一句“赶紧下来,再不来都给你们吃光了……”



经开听见火速下楼,又坐了回去



滨湖试图让梁溪松开拽着门把不放的手“何必呢,咱又不拆他房间,就看看他人在不在”



梁溪义正言辞拒绝了“不,你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里面是家主私人空间! ”



“你俩有完没完?”新吴上前把门推开,滨湖梁溪都是一个踉跄



梁溪扶住滨湖“新吴很有礼貌呢……”



江阴带头走进去“就看人在不在,你们怎么话这么多?”



门缓缓打开,一张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床,一把安安静静躺着的琴,一个装着整整齐齐书的书柜,和堆在小桌子上的文件....就缺一个无锡意识体



江阴浅看两眼“某锡夜不归宿啊?”



梁溪也没否认“看来是的”



“怎么?市中心不帮挽救形象?”滨湖阴阳怪气道



梁溪最后一个走出房间又关上门,顺便敲了一下滨湖的脑袋是“你太不正经,家主有自己房子在外面住一天不很正常? ”



啧,就高一个头没有 ,梁溪有什么好得瑟的?滨湖有些吃痛地捂着脑袋,梁溪是真的用了劲的,说到底还是护主



“这得问你不是?”滨湖也毫不犹豫回敬



啧,自己说一句,滨湖怼一句, 他市中心的面子往哪放?滨湖打心里故意这样的



“你俩可安静会吧”新吴天天劝架,梁溪滨湖不烦他都嫌烦了



同样无语的有还有正在外面逛的某位“夜不归宿”的意识体



无锡打了个喷嚏,“ 您不会……旁边的人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无锡摆摆手“没事,只是家里的弟弟妹妹惦记罢了”



“您还是吃点感冒药吧”



“啊,我没阳啊?”



“以防万一嘛! 感冒药现在是万能的! ”



“什么歪理啊!无锡发布辟谣不够吗! ”



最后给那人塞了几本新冠注意事项手册以后,无锡才回了家



打开门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干自己的事,还挺安静的



梁溪抿了口茶,抬头“家主回来了”



无锡消好毒“嗯,去检查药品分配情况了”



梁溪手抖一下,茶水险些晃出来“那什么,家主下次让经开喊您起床吧”



无锡不明所以“啊?怎么了吗?”



滨湖也难得没怼梁溪”小孩子精力旺盛嘛,起得早,我们都起不来……”(梁溪敲门声音太大把我吵醒了,还收获了做饭的任务qwq)



已经去市政府上班的经开,对此毫不知情,只是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番外


无锡:“不好意思啊各位,确确实实是忘了”


梁溪:没事…………”


惠山:“我截了一张图”


几人目光转向惠山:“把那张图删了!”


惠山:“我不!”









鼋凤匮湖之地(二)

就是关于无锡内部的日常生活及自己有的时候的无脑小说


文章题目分别取自鼋头渚(无锡著名景点之一)、玉飞凤(无锡市徽取自)、金匮(无锡古称)、太湖/蠡湖(无锡的临湖)的中的字




本篇又名:无锡和其区市(县)的交流方式



——————



(懒,这次搞了两个,以后会弄完的)




①梁溪区(勤勤恳恳的市中心)


当之无愧的卷王


时间:23:45p.m.


无锡半夜口渴出来喝水,看见梁溪的房间里门缝透着光,推开门就与坐在床上拿着文件琢磨的梁溪面面相觑……


无锡(震惊.jpg):梁溪你……还不睡?


梁溪(尴尬一笑):啊哈哈,家主啊……我在梦游呢,嗯,晚安……(关灯)




②滨湖区(表面摆烂的科创小能手)


科创她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时间:7:30a.m.


无锡出门前看见滨湖在沙发上那个平板画什么东西……


时间:20:00p.m.


无锡下班回家看见滨湖换了个姿势依旧在画画……


时间:21:30p.m.


无锡散步回来看见滨湖边干饭边画画……


无锡:滨湖今天没出去过吗?


滨湖:嗯


无锡:那你在画什么?


滨湖:今天天气不错…


无锡:……我问你在…


滨湖:今天的晚饭确实很好吃…


无锡(忍无可忍):滨湖……


滨湖(虚心):我在摆烂


梁溪(路过)(借着身高优势抢):我看看


滨湖(疑惑)(生气)(试图抢回去)(被按着脑袋)(反抗失败)(再次反抗)


梁溪(懵):这是什么?


滨湖:我画的画……


无锡:这不是………奋斗者号的图纸……你在改图纸……对吧……你想再弄一个新的潜水艇……对吧……


梁溪:真6,太卷了


滨湖:…………梁溪!


梁溪生命危险ing












*纯属娱乐,无地域黑












鼋凤匮湖之地(一)

就是关于无锡内部的日常生活及自己有的时候的无脑小说


文章题目分别取自鼋头渚(无锡著名景点之一)、玉飞凤(无锡市徽取自)、金匮(无锡古称)、太湖/蠡湖(无锡的临湖)的中的字



本篇又名:不会好好说话的孩子就不要说话


——————



时间: 8:30a.m.


地点:会议室



人都来齐了,无锡准备开会,打算简单讲述了一下上次没讲完的事,大家都是忙人,只要地球不爆炸,就不会多在会议室多待半分钟。



无锡清了清嗓子,开口:“大家早上好,我就不多说了,毕竟上次开会……”


滨湖打断:“还是在上次”



无锡愣了一下,其他人努力憋笑。无锡用细长的手指敲敲桌面,继续道“还有很多东西没讲完,有个很重要的任务,我看给谁?”



话音未毕,梁溪和经开两个人就互相看了一眼,准备抢。为了家庭和睦,无锡不得不劝一下:“也没说一定给谁,不要过分争抢”


明摆着这话没什么用,无锡只能直接点名:“梁溪经开,你俩争什么啊? ”


滨湖一脸吃瓜样 在旁边笑:“争市中心啊”


无锡扶额:“争这玩意有什么用啊……还是要专心搞发展”


滨湖摇头:“后半句没错,前半句就不对了。家主想当省会,他俩都想当市中心,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家主成为省会,那就不是普通的市中心了……”



惠山插了句:“不是普通的市中心,那是王维诗里的市中心吗?”



无锡很无奈,但还是示意滨湖说下去:“额, 是江苏省省会的市中心!”



新吴拉了一下滨湖的衣角:“你是懂说话的”



无锡苦笑一声,放下一直在手里转的笔:“行吧,经过综合考虑,把这个任务交给新吴”



也不管别的人什么心情,无锡直接讲:“任务呢就是我们要建设硕放机场第二阶段”


新吴表示小丑竟是他自己……


滨湖表示小丑竟在她身边……


“不是啊哥,你这个……”新吴表示真的想摆烂啊


无锡选择性看向窗外:“今天雨下的还挺大,都带伞没有?”



梁溪看着外面万里无云的天空摇头,然后感慨道:“怎么不给我也建个机场? ”



经开嘲笑他:“见过机场在面积这么小的市中心里的吗? ”



无锡撑着脑子,无意识的转着手上的笔,内心吐槽着:见过一个城市有三四个机场的吗?



梁溪也不甘示弱:“那你几个意思?你行? ”



经济挑眉看着他:“比你可能性大”


梁溪:“刚刚说什么?”


“比你可能性大? ”


“上一句”


“见过机场在面积这么小的市中心里的吗?”



“还知道我是市中心啊? ”



经开语塞,完了,口误喊错了……



锡山忍不住了:“你俩到底在干吗啊?市中心拉锯战?”


无锡撑着脑袋就这么听着:“怎么一个个不打算开会了?聊着么开心?每个人回去写800字检讨,还有,明天继续开会”



一片唉声叹气



宜兴默默举起了手:“我想我和江阴什么也没干就不需要写了吧? ”



无锡暗想好不容易让你俩吃点苦头了,怎么可能:“想什么呢? ……回去认真反省,检讨不用了”


梁溪虽然无话可说但是身为市中还是要有所作为的:“家主,我们明白了,检讨会写的。继续开会吧”



无锡一边摆摆手,一 边收拾东西起身: “明天再开”



“为什么?家主生气了吗?我们不是故意的……我……我们只是……”梁溪还在试图解释



无锡打了个哈欠:“没有,昨天睡晚了,回去补觉”


梁溪:“…………”



无锡走后,滨湖率先开口:“所以检讨……”



惠山拿笔写了起来:“写吧”



滨湖也跟着:“家主,很抱歉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我相信如果您今天不生气您的心情会好很多,当然,如果我们不摆烂的话也会很卷的……”


梁溪无语:“滨湖!你平时跟人吵架的口若悬河呢!拿出来啊!”


滨湖不屑:“我平时像是跟人吵架的样子嘛?”


惠山咳了几声:“如果你平时不和梁溪吵的话那你应该不会和别人吵架……”


锡山总结出来了:“现在流行废话文学啊”


新吴表示又是可喜可贺相侵相碍且收获检讨的一天呢……






*写着玩的,不要当真,无地域黑哈








一是为了证明我还活着(还没阳)


二是为了证明我还是会画画的(就是画风变得太快)(捂脸)


P1钱桥街道


P2河埒街道



一点点小姐妹,同为三区交界处


钱桥:河埒贴贴!


河埒:不要贴贴,戴好口罩,保持距离!




@清风邀明月 

苏村那点事

正好月考完,再不发这玩意都过期了



1.苏锡合作的趣事


①交通方面


苏州:既然合作了,肯定要在交通方面加强一下


无锡:我同意


苏州:那么无锡你先说要通到哪?姑苏区,吴江区还是吴中区还是别的?


无锡:张家港


苏州:(吓到后退)


无锡:(耸肩)不可以?


苏州:也不是不行……那我也要……


无锡:直接说,江阴还是宜兴


苏州:不是,我和你连个地铁


无锡:(掏地图)我看一下哈,想和二号线连吗,经过很多地方呢


苏州:三号线


无锡:(仔细查看)哦,我看一下


无锡:(愣住)几号?


苏州:三……


无锡:有多远滚多远!离我家硕放远一点!


注:无锡地铁三号线经硕放机场


②太湖


无锡正在整理合作的文件


苏州(突然冒出):那个,可以多写一条吗


无锡(瞥):行,直接说


苏州:你说我俩都住太湖旁边是吧,那……


无锡:怎样?


苏州:你治太湖对吧


无锡:直接说人话


苏州:……把我也写进去


无锡(翻文件):写什么东西?


苏州(自信):我也治了太湖


无锡(震惊.jpg):………………啊?等下,我去查一下


——————


无锡:哦……还真有…………


苏州:懂?


无锡:……等着


——————


苏州无锡同住太湖,苏州也为治理太湖做出一份贡献………………退田还湖,这几十年投了三十亿…………


——————


无锡:满意了?


苏州:可以,够义气的


苏州(离开):那我先走了


无锡:…………


——————


真实的后面还有一句:今年无锡市投入一百亿


——————


苏州(看到):…………无!锡!


③其他方面


南京:哦?苏锡一体化?等下,是不是少了什么?


南京(打电话):无锡吗?


无锡:宁哥怎么了?我在忙呢


南京:你和苏州一体化了?


无锡:嗯,怎么了?


南京:是不是少了什么?


苏州(抢电话):喂!哎有话就直说,我们仨就隔了几个房间,你还要打电话?


南京:苏州你给我闭嘴……无锡啊,你还记得最初一体化你们叫什么名字吗?


无锡:苏锡常……一体化…………对啊,常州呢?


苏州:……?


④南京方面


南京正在翻苏锡一体化的相关资料


“苏州无锡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两个城市的竞争对手都是省会或其他副省级城市,提高城市能级是苏州无锡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南京:……?


南京:你俩早点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⑤名字


其实苏锡一体化还有另一个名称江南的《双城记》


苏州方面:无锡是我们的姊妹城


无锡方面:苏州是我们的兄弟城市


⑥太湖通道


无锡苏州打算修一条路连接无锡滨湖区和苏州高新区


目测可能直接从太湖上过


⑦共同依托


两个城市的未来将共同依托着————苏南硕放机场


压力给到硕放机场




2.无锡疫情的政策


你要说无锡还管的老严


他已经取消了定期   核 ‖ 酸


你要是说他彻底放开


他又让相关部门已经做好了随时停课的准备


无锡真有意思😄


其实感觉无锡真正放开并不是取消定期  核 ‖酸 ,而是撤走了守在新吴区卡口三年(2019~2022年)的一千多名防疫人员,看到的时候真的要哭出来


感谢你们为新吴区,为无锡防疫做出的贡献


3.被淋雨那点事


如果遇到下雨而镇江没有带伞


南京:我可以把伞借给镇江




如果遇到下雨而常州没有带伞


南京:我可以和常州合撑一把伞




如果遇到下雨而无锡没有带伞


南京:我要把无锡在雨中狂奔的样子录下来,发到网上去


无锡:何必呢?


南京: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要看到别人淋雨




如果遇到下雨而苏州带了伞


南京:我要把他的伞撕碎然后人工降雨让雨下得更大,最后全程直播苏州雨中狂奔的样子,在悄悄绊他一跤让他跌进沟里














鲁村苏村小故事





1.南京买了一支笔,上面有个老鼠做装饰


无锡:哎,别说,上面这小老鼠还挺可爱


南京:它还可以转圈


无锡:哇!



后来有一天



江苏开会ing



当江苏回过头看PPT时



南·发现新功能·京:咳咳咳……



无锡意识到南京在叫他,就往对面看



南京默默摁下一个开关,转动了老鼠



无·大为震撼·锡:镭射蹦迪老鼠!!!😲



两个意识体笑的非常猖狂



其他十一市非常疑惑,江苏回过头,奈何南京动作比较快,只看见了憋笑的南京和无锡



江·满脸疑惑·苏:南京,无锡你俩笑什么呢?



………………



山东正好经过



山东:哎,这不是南京无锡吗?你俩站门口干吗呢?





2.某只枣庄的兔子来到无锡(刻板印象)



然后……迷路了



惠山古镇嘞?惠山嘞?怎么都不在惠山区?



锡山嘞?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嘞?锡山区怎么没有嘞?



正当这只小兔子还在苦苦查地图时,偶遇了从洛社回来的无锡



无锡只是经过,就明白了这绝对不是本地的兔子,自己兔子虽然也不认得在哪个区,但是知道在哪……



经过一番折腾,无锡知道了,这是只枣庄的兔子……



那得好好招待一下



再确认了已经落地检以后,无锡带着兔子转悠



小兔子很疑惑,然后问了很多问题



“无锡全是甜食吗?”



“您吃饭都放糖吗?”



“您是中国甜都吗?”



无锡没说什么,笑了笑,刻板印象,正常正常



“您吃糖塞豆角吗?”



无锡差点平地摔,然后回过头满了惊讶的看着兔子



“听谁说的?”



“网上的”



“…………网上的东西不要信啊”



“可是我真的看过好多遍啊”



可能一:



无锡把兔子带回了江苏的家,把兔子安顿好以后转身进了厨房



苏州看见了略感惊讶,然后看见了一只兔子…



苏州倒吸一口凉气,无锡一个小时前出去说自己不回来吃,现在…



他急忙冲进厨房,然后和手里拿着一包糖正在往锅里倒的无锡面面相觑…



下一秒和无锡抢起了糖,无锡哪抢的过苏州,糖就这么被夺走了



无锡:切,我还有一个……



苏州:………………



而刚刚的一切都被小兔子看见,小兔子睁大了眼睛,吓得不轻



徐州进来了:吵什么呢?啊呀,我来吧……



无锡不太高兴地离开了,苏州也默默离开



徐州笑眯眯地给小兔子做饭,下一秒开始倒盐,这个阵势和无锡倒糖有异曲同工之妙



兔子吓得撒腿就跑,然后刚出门……



无锡:……………



兔子:………………啊啊啊,谁可以救救我啊



最后小兔子带着53含泪离开江苏家





可能二:



无锡带着兔子来自己家,安顿好兔子



兔子拽着无锡的的衣角不让他走



兔子:呜呜呜,我还想活着



无锡:没那么吓人……



兔子(生无可恋.jpg):要么放我走要么让我爹给我收尸吧



无锡:…………



无锡:喂,枣庄吗?



………………



不一会



枣庄推门而入,就看见了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的无锡……



枣庄:孩子你好好待着,我先走了



…………


梁溪:家主,你在毒害小孩吗?



无锡:?



兔子看向梁溪,满脸求救的表情



梁溪:…………家主,那什么苏哥找你,你先去吧



无锡:…………哦(离开)



兔子:谢谢,你真是个大好人



梁溪:…………不用谢,这种事不是头一回干了




3.南京过生日,苏州无锡准备了一首歌



两个人一个唱,一个弹琴



南京实话实说感觉还挺好的



南京:这歌叫什么名?



无锡:红马



南京:???几个意思



苏州:字面意思,看啊,第一句提到了江南,说明我们把你看作我们江南的一员了



南京:…………




4.苏中篇



南通:这个剧本………



扬州:少个人吧



(于是请来了上次最敷衍的无锡)



无锡:…………哎,算了,给我看看什么剧本



泰州:小红帽



无锡:…………?行吧,小红帽挺好的……我演猎人



扬州:……?那我演狼吧



南通:我演外婆



泰州:…………行吧



开始——



小红帽(泰州)要给外婆送东西



途中遇见了大灰狼(扬州)



扬州:哦,小红帽,你要去哪?



泰州:我要找我外婆



扬州:哦,原来如此,你外婆家在哪啊?



泰州:你要拐卖老人吗?在那里



扬州:哦,谢谢,小红帽啊,你看这有这么多漂亮的花,怎么不采一点给你的外婆呢



泰州:保护环境,不要乱摘花。还有剧组太敷衍了吧,花呢?啊,我采花还是采空气啊




泰州:你说得对



大灰狼(扬州)趁机赶到外婆家



扬州:有什么问题吧,泰州是不是指错了



剧组工作人员:咳,那个往那里走



扬州:泰州我跟你没完



门口



泰州:扬州你怎么才到啊?



扬州:我谢谢你啊



泰州:啊呀,我想起来了,还有一朵好漂亮的花没摘呢……要怪就怪剧组,连花都不准备,我在那采空气能呆多久啊?



南通:你是谁?



扬州:我是大灰狼,要把你吃掉



南通:你吃我泰州吧,他比我年轻



扬州:不是啊,这怎么表演啊



…………



小红帽(泰州)赶到外婆家




泰州:我来了



泰州:诶?外婆什么时候长得这么吊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扬州:啊呜



泰州:没事吧你



…………



正好猎人(无锡)经过,救出了两人



………………



泰州:?无锡就走个过场?



无锡:不然?你以为……瞧瞧,这比我们演的好多了



南通:好在哪?没打起来?



无锡:…………你怎么知道的?



南通:我看到了



突然一声,门外的几人摔进了屋内



南京:啊哈哈,挺好的,你们继续



苏州:常州你太重了,快起来



扬州:………………



几位面面相觑



不一会,镇江站在旁边,拿着剧本看几人打架



镇江:这不比剧本有意思……
























【太湖×蠡湖】相守千年



……


周围人都喜欢的



@好耶✌🏻 我终于码出来了




————



太湖记起自己身旁有一个相守千年的意识体——蠡湖




好像从他诞生之际蠡湖就已经在了,微笑着对他说:你好,我是五里湖




太湖一辈子记得那笑,五里湖好像一直很爱笑。有一年,周围的城市举办了庙会,好生

热闹。自己对这种东西并不感兴趣,但是五里湖寻到他身旁:震泽,有庙会,要一起去吗?



嗯..太湖不知怎么的点了头,便拉着那人的手,走在街上



尽管五里湖一直喜欢在周围逛,但是庙会的东西还是多的令人眼花缭乱,目眩神迷。 五里湖在前面走 走逛逛,看见好玩的东西就停 下来看,大包小包的东西都被太湖拎在手里。



人太多,两人被冲散了。太湖急忙寻起五里湖,本以为他会慌慌张张站在原地等自己,结果五里湖正站在一个小摊旁看人家做糖人



糖人刚递到五里湖手中,五里湖就被人拽走了。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五里湖一边稳住身子一边不满的叫着



太湖把他拉到人少的巷子里,把五里湖逼在墙角,居高临下看着他,然后有些生气地开口:为什么乱跑?



五里湖有点委屈:我是大人啊,怎么就算……



太湖头疼, 这小孩子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大人啊.这样就可以乱跑吗……看来都让他吃点苦头了



五里湖整个人靠在墙上,后脑勺被小心地护着,除了急促的呼吸声巷子里显得那么安静




太湖放开他,心情很好。五里湖倒是大口喘着气,衣衫有些凌乱……



太湖又拉着五里湖回到街上:下次别乱跑了……五里湖只点点头,下一秒就被新奇的小玩意吸引了……



为了防止两人再走散,太湖用一根红丝带系住两人的手腕。街上的人都不住往两人这瞥一眼,十指相扣的手是那么显眼……



后来……出于太多原因,这是他们最后一次逛庙会……开始是因为战乱,可是等局势稳定下来……




五里湖又高高兴兴寻来:震泽,要不要一起逛庙会?




太湖真的很想答应,但是最近事情太多:不好意思啊,我最近太忙……



五里湖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就离开了……



第二年,第三年也是如此,第四年……五里湖没来……第五年也是……这几年他和五里湖见的越来越少……几乎一年见不到几次面.



第六年,太湖终于腾出空来,想着陪五里湖去逛庙...当他寻到五里湖那,五里湖正在弹琴,但一切显得那么悲凉:不了震泽,我些事……



太湖原以为五里湖只单纯和自己赌气,后来才知道,围湖造田导致蠡湖水域骤减三分之一还多,那是到现在也没能完全补回来的……



再后来,弦断琴绝……五里湖以为退耕还湖是他的希望,现实却给了他沉重的一击…… 面积是变大了,水质却……


 两个人再见时,还是那人:你好,我是蠡湖



太湖看着那熟悉的笑容,他不相信他会忘了自己.……



蠡湖就当太湖知道了,转身离开。太湖拉住他的手腕:你真的不记得了……



他的声音在颤抖……



不好意思啊,我想你也知道有可能会出现这种事。蠡湖只是抱歉地摇摇头。



太湖松开手.让他离开,可是……明明长得一样啊,气质也一样……只是换了个名,怎么会?



太湖?太湖?你醒了吗?



太湖慢慢睁开眼,面前还是熟悉的人……蠡湖……我在,你说你喝那多酒干吗? ……他能感受到自己与蠡湖十指相扣的手……




蠡湖看他醒了,便给他倒杯水,放在旁,推门离开……



五里湖……



蠡湖停住了脚步……



你一直记得……



不, 我是蠡湖……



可是你还记得,你只是……



蠡湖回过头,眼眶红红的:震泽,忘记我……时代变了,你不会再叫震泽,我也不会再叫五里湖,我叫蠡湖……



房间里静得没有声……



一日,太湖寻得蠡湖:太湖艺术节,要不要一起?琴声戛然而……



这琴,太湖记得,是五里湖最喜欢的琴,那日弦断后便没见到,现在却……



蠡湖没说话,抬头看着他



太湖回想起那个五里湖找他的日子他突然明白了五里湖的心情……他怕被拒绝……他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攥着两张票……



蠡湖笑了 :太湖,你知道我很忙……



对啊,现在是蠡湖时代.



太湖有些凄冷地笑着,蠡湖慢慢起身,把琴收好:但,腾出一天也未免不可……



太湖愣住,蠡湖绕到他身后,取走那两张票:赶紧走吧,要来不及了.太湖将他搂在怀里,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后来,无锡市要从蠡湖时代跨越到太湖时代,所有人都同意了,唯独太湖迟迟未说话


他怕……他怕会再次失去那个和他相守千年的人……



蠡湖还是笑着:太湖,时代在变,可跟紧了……无论怎样,我都会陪你相守千年……



蠡湖主动吻了上去,就像很多年前太湖吻自己一样……





——the  end